律师行工作日记连载五:父母心(原创)

2009年10月29日 作者:Melody M

一个星期五的早晨,初冬的墨尔本街头,梧桐树叶满街飞舞,我抱紧大衣顶着风往办公大楼疾步而走。今天需要处理的第一个案子的思绪象风一样席卷我的脑海。不知小丁的父母会怎样对待小丁?

我是上周认识小丁的,小丁留着大卫贝克汉姆的发型,穿着很适合他的休闲服,我感觉他很时尚,亮亮的眼睛,眉毛也很精神,让我感觉他是一个很特别的青少年。小丁刚好十八岁,对世界满怀憧憬。当天交流之后,我觉得他几乎有着超出同龄人很多的智慧与处事能力。

可我不明白他是如何遇到这样的经历的?他的签证早在一年前在续签学生签证时被拒签,他的移民律师帮他递交了上诉申请,然而,上诉又遭拒绝,他感到心灰意冷,不知道该如何往前看自己的前程。由于签证没有着落,他的学习便也搁在了一边,这一年,他的青春就这样悄悄从他身边溜走,他很着急,但着急也不是办法,他问我有无把握去联邦法庭帮他继续上诉。我仔细看了他的申请条件,觉得他是明显违反学生签证的两个重要的条件,上诉都是浪费时间与金钱。

我看着小丁,问他:你想在墨尔本继续浪费一年时间吗?上诉等于是浪费时间,唯一的好处就是你可以在墨尔本继续留着,你父母以为你还在继续正规上学。但这迟早是会真相大白的。与其在这困难时刻瞒着父母,不如让他们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用大家的力量一起面对这个难题。小丁笑了,说:也是啊,我也拖不下去了,前面两个移民律师已经收了我很多法律服务费,我快陷入经济危机了。这一年,我感到是在夹缝中生存了一年。我也不能再这样挥霍我的青春了。但是小丁还是不放弃一种希望,他顿了一下,用他的眼睛直视着我说,他认识一个人,这个人能帮他把中国护照换成澳洲护照,听说真是换成了一个;他向小丁已开价,是二十万澳元。小丁问我,这样的事情是否可靠?我听了,问小丁:“你父母让你来澳洲是换护照来呢?还是来读书长本领的?我从没听说过这样的先例,我觉得,这条道路对你将是越走越窄的,而且是非法的。”我不可想象结局是怎样的。这样的情况一定得向你父母坦白,我觉得我没有必要浪费你的金钱去帮你去法庭上诉,你的申请必败无疑。小丁说,那他有怎样的路可以留在这儿继续读书呢?

我详细问了小丁父母的情况,原来小丁的父亲是在国内搞酒店生意的,他其实很想让小丁学习酒店管理专业,学成了,愿意给小丁在澳买酒店经营。我想,既然小丁的路已经是绝路了,但他的父亲倒是可以符合做商业投资移民类别的签证的。我把我的思路与小丁交流了一下,他很激动,说,太好了,他马上与他爸爸讲。

我在办公室见到了小丁的父母,他们一脸的期待,我能读懂他们的心思。他们把期望都放在了儿子身上。很显然,小丁与父母一起来我办公室时,他已经得到父母的理解与支持,他父母一致对我说,他们相信自己的儿子一定会从此次挫折中学到课堂所学不到的东西。我听了很高兴。

一个十八岁的男孩,要是走错一步,后果是让人不堪设想的。我顺利帮小丁的父母办理了商业签证,小丁作为未经济独立者而被囊括进去了。小丁又可以继续在澳上学了,希望他早日成才。

                                               [ 撰稿人:燕子 montic.com.au ]本网站独家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此文到:

留言咨询
如果您有任何关于签证,移民,或者投资的问题,请在下方的留言框中给我们留言,我们的专业移民代理会尽快的为您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