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工中介一夜间人间蒸发

2010年12月14日 作者:Melody M

或逾百学生押金被卷受害人欲集体投诉小覃是刚毕业的留学生,向一家中介交了500多块找工作。辗转折腾面试了几间公司后,小覃对中介渐渐失去了信心。当她想根据协议拿回押金时,却赫然发现这家中介公司已经人去楼空,  “人间蒸发”了。

像她一样的受害人还有很多,小罗、小宋、小黎、小李……他们陆续都与本报取得了联系,他们的矛头都集中指向沙瑟街太平洋贸易大厦的一个房间(B公司)。据他们认为,被骗人数或许有上百人之多。
   
“不交钱拿不到雇主数据”

小覃今年5月找到这家中介,看到“只有很小的一间办公室,陈设简单”时 ,“当时就觉得不太靠谱。”不过,一位名叫S的职员自称公司经营已经很多年,有数百名注册会员,“如果不能帮他们找到工作,还不整天来闹啊?”听S这么一说,小覃想想也在理,再加上“S一身职业装,形象好,口才也不错,我就信了,当场交了66块钱会员费。”没多久,以提供面试机会为名,S要求小覃再交500块钱。“押金?服务费?”小覃至今仍不知具体名目。  “不交就拿不到雇主数据,况且他们说面试不成功可以退还,我当然只有交啦,至少多个机会。”

很多人普遍心存戒心,但又抱有侥幸心理,在找工无门心情急迫的前提下,用“至少多个机会”来安慰自己。几乎所有人都按中介要求“先交钱,后面试”,缴费金额从500元至800元不等。小李也许是唯一的例外。  “我觉得不放心,谎称自己身上没钱,跟另一个付过费的女孩一起去面试”。不过,面试感觉良好的小李担心最终错失工作机会,面试结束后便匆匆赶回中介办公室,  “补交”了500块钱。当然,这笔钱最终也打了水漂。

“我怀疑雇主中介联合骗人”

从5月到7月,在小覃的不断致电要求下,她终于拿到3个面试机会。“第一个是Photoshop图形处理,回家上网一查地址,竟然远在Wentworthfield”。这对住在内西区且自己没车的小覃而言,每日搭巴士和步行往返近两小时路程显然困难重重;第二个工作在一间“车行”,“我以为是卖车行,没想是修车行,全公司就我一个女的,还要倒乘巴士”,小覃不得已又放弃;  “第三家公司其实还不错,新加坡饰品公司招客服”。得知小覃是中介推荐,且交了500元介绍费时,招聘人员显得颇为吃惊。小覃说:“我当时就感觉这里面怪怪的,有猫腻,哪有用人单位不了解自己中介的?现在想想,也许他们之前根本就互不相识”。偶然也好,必然也罢,这次面试最终也以失败告终。

值得留意的是,这些受害者在各自讲述被骗经历时,发现有几家由这间中介推荐的公司存在长期重复“招聘”的现象。小覃和小黎都去过市中心一家华人律师行应聘,小黎、小罗和小李也都在唐人街某家较为知名的会计师楼面试过,而小宋所提到的一家位于好市围的会计师楼,也都是不少人竞争“上岗”的对象。不过,这些公司“招聘”的时间,却持续长达数周乃至数月之久。小宋说,“我怀疑这些公司和这家中介合伙骗人,以招聘为名收取介绍费,公司也可以从中拿提成”。这个说法现阶段自然无法核实,除小李在上述会计师楼“试工”一周,拿到仅286元菲薄收入外,这群刚毕业的留学生至今无一人正式应聘成功。小黎也在唐人街那家会计师楼“试工”一周,不仅没有任何薪酬,还“倒贴了50块钱车马费”。小黎愤愤不平地表示,  “我自己感觉挺好,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份工作就‘试’没了”。
   
一夜间人去楼空如泥牛入海
   
“我每次给中介打电话,要求推荐工作,他们总是一推再推”。实在没信心了,7月份的时候,小覃要求中介退还500元押金,被告知只能在“最后一次面试结束3个月后才可退”,并且要扣除10%。“450就450吧”,小覃不想再多纠结。从10月10日起,小覃突然发现这家公司的电话不再有人接听。几天后找上楼去,发现大门紧锁,早已人去房空,小覃这才确信自己被骗。
   
关于这个“3个月”的期限,学生们都认为存在误导嫌疑。  “他们最初从来不会明确告诉你从哪天开始计算,我还以为从入会那天开始呢”。小覃一脸无奈地说,也获得其它人纷纷附和。小黎认为,“我觉得他们(中介公司)早就想跑了,用尽一切办法拖延时间,就是不会退钱”。小宋对此颇有感触,  “其实我还真等足了3个月时间,10月份去要过一次。他们跟我说没有现金,要我10月27号再去”。因为没有坚持,小宋与拿回押金的最后机会失之交臂,再去时看到的自然是大门紧闭,  “办公室裹都搬空了”。小宋的语气里略有自责,  “‘没有现金’?这样的借口也行?可惜我当时心软,也不知道面对这样的理由该怎样坚持”。
   
小李是时间观念较强的一位。她承认自己对这家中介依赖心很强,  “天天给他们打电话,希望有面试机会”。读工程学的她曾于9月27日致电中介公司一位名为C的女职员,对方称有一个自动防盗门相关工作适合她。10月4日她再打去时,换了一个她从未接触过的男职员接电话,告知C已经辞职。聊到早先C推荐的这份工作时,这名男子或许一时说漏了嘴,  “公司计算器里没有这个工作”。他告诉小李,称C会在10月15号回公司交接工作。小李当日再打过去,这家公司的办公电话就再也没人接听了。小覃和小李均告诉记者,10月15日应该就是中介“消失”之日。小李也在那天打过电话,有人接听,但电话那头一片沉默,随后挂断。

从那以后,无论是公司座机,还是老板R、两名职员C和S,以及公司的两只公用手机,全部都无法再接通。似乎一夜之间,这群人就如泥牛入海,消失无踪了.
   
“至少有上百人被骗或更多”
 
据这群受害人介绍,这家中介“生意很好,估计有很多人被骗”。小覃说,“我在那里看到过很多求职的人,基本上以中国学生为主,也有来自尼泊尔、马来西亚和印度等亚洲国家的人”。小罗支持这一观点,他称,  “我每次去,那里至少有2、3个人在求职,还总是陆续有人进来”.据他估计,  “他们的会员至少有上百人,或甚至更多”。
   
这是小覃第一次通过华人中介找工的经历,也极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她说,“我不了解这些骗局,又没有跟西人中介打过交道,也就无法比较。不过我对华人职业中介的信任已经彻底粉碎,再也下会碰了。”她称,尽管自己手头拮据,500块钱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但追讨钱款之外,  “我们一定要把这样的黑中介曝光,避免更多人上当”。
   
谈及这家中介,小黎气愤不已。她称“一直以为,在澳洲人与人之间的诚信度会比较高,但没想到有人公开行骗。”她苦笑著称自己“很傻”,也不敢将经历告诉父母,以免老人在国内担心。小李也表示,这件事对她打击很大,一定时间内求职找工都会留下心理阴影。
   
后记
   
没错,大家都在骂中介。骂得酣畅淋漓的同时,或许可以往深里多想想。找雇主开工作证明被欺负索偿,找职业中介被卷款,找移民中介被骗财骗色。走到哪,哪里都可能有骗子。没有经验,没有PR,他们想躲都躲不过去。
   
不可否认,移民政策的不断调整,将留学生们推到背水一战的境地,一定程度上化身温床,催生了上述形形色色的骗局。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华人骗华人的例子比比皆是,每天都在这个城市里发生。一位网友一语道破,“唐人街除了快餐可以吃,其它都是骗人的”。太过绝对,但足以说明些什么.
   
移民政策又收紧了,又有更多骗局在萌生发芽,黑暗里一些人蠢蠢欲动。留学生们养活了整条唐人街,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却面临仅有的两个选择:继续被骗,或打道回家。

分享此文到:

留言咨询
如果您有任何关于签证,移民,或者投资的问题,请在下方的留言框中给我们留言,我们的专业移民代理会尽快的为您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