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澳洲保健品狂热”背后的”秘密“!

2015年4月14日 作者:Melody M

几乎每三个澳洲人中就有两个在使用保健品。在保健品爱好者眼中,普通药物的副作用让人担忧,保健品则提供了一种更温柔的方式,给他们带来健康和幸福。不过,在保健品每年为澳洲带来约12亿澳元收益的背后,关于其是否有效的探讨也从未间断。

75%的澳洲人使用保健品

来自悉尼科技大学的教授乔恩·亚当斯(Jon Adams)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无论是被广告吸引,还是对健康的渴望,抑或是对普通药物副作用的担忧……保健品在澳洲的流行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

Complementary Medicines Australia(CMA)2014年7月发布的最新报告就证明了这一点:由于对慢性病及疾病预防的关注,澳洲人在健康方面的支出正在增加,其中大部分都被花到了非处方药(OTC)和保健品上。约24%有慢性病的澳洲成年人在规律地使用保健品。

具体来看,澳洲维生素和膳食补充剂(Vitamin & Dietary Supplements)的销量在2013年增加了19%;南极磷虾油胶囊 (krill oil)的销量则增长最快,为180%。同一时间段,草药/中药产品(herbal / traditional products)和运动营养补剂(sports nutrition)分别增长了8%和14%。 此外,镇定和帮助睡眠类产品依然受欢迎,五年间其价值增长了15.8%。

事实上,早在2013年6月,很多报道指出保健品在澳洲“不可遏制地”增长趋势和受欢迎程度:十年前,大约有50%的澳洲人使用保健品,包括维生素、矿物质、草药等。如今,这一比例为75%。

报道还称,澳洲女性是保健品的最大消费群,约有73%的首次怀孕者在前六个月买了维生素,而这一比例在普通孕妇中占62%,整体女性中占44%,而在男性中仅占31%。亚当斯教授说,他们大多是同时使用两种保健品,而非交替使用。

亚当斯估计,保健品行业大约以每年12%的速度在增长。而保健品国家研究所的数据显示,澳洲人在保健品上花的钱几乎是花在普通药物上的四倍。

谁掀起了“保健品狂热”?

有人将澳洲人对保健品的“依赖”称为“保健品狂热”(The CM Craze)。为什么现在的澳洲人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接受保健品呢?

对此,澳洲统计局(ABS)从营养的角度进行了解释,在现代澳洲社会,只有6%的澳洲成年人能够“完成”每天需要摄入的蔬菜营养的要求,所以他们用维生素和膳食补充剂填补自己的营养缺失,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一类别的保健品在过去五年间的销量始终处于第一位。

有分析称,如今澳洲人对“健康”的定义有所改变。健康对他们而言不再是“有病治病”这么简单,戒烟、调整饮食规律都被视为“健康”的一部分,他们对这种“健康”也会更主动地去争取。如今,保健品已经不再是存在于中产阶级中的东西,或是富人的专属。它已经扎根于几乎各个领域澳洲人的健康意识中,无论这些保健品有无实质性的效果。

一篇名为The Rise And Rise Of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的文章从社会学的角度分析了“保健品狂热”的原因。作者称,如今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新阶段,即后现代时代(Postmodern Era),其特点包括,随着社会变革(包括全球化)加速,相信科学、技术,包括医学能解决生活问题的能力有所下降;偏爱有机食物及用非化学来解决问题的社会“绿色”运动出现;社会更趋向个人主义,不愿意接受传统权威,比如医生,而是寻求更高层次、更可以掌控自己生活的方式,而互联网协助了这一想法的实现——民众可以很便捷地在网络上访问可靠的、和自己的疾病相关信息,然后去大超市或健康美容商店,选购自己所需的保健品,去“治疗”自己认为可以被治疗的病症。

62%的澳洲保健品企业在出口

巨大的消费群让澳洲保健品行业赚得盆满钵满,并迅速在国内和海外扩张。CMA的报告显示,这一行业的价值在2013-2014财年为35亿澳元,而到了2017-2018财年则有望增长至46亿澳元。

在被调查的156家保健品企业中,17%每年可以至少获得1500万澳元的收益。 增长趋势还在继续,83%的保健品企业表示将谋求在未来三年继续发展,只有2%认为自己的企业需要收缩一部分业务;58%的企业希望未来三年招聘更多员工;23%的企业存在职位空缺,包括法务工作、新产品开发、销售助理以及平面设计等职位。

此外,澳洲保健品正在销往包括中国在内的26个国家。报告称,约62%的澳洲保健品企业(包括零售商)都有出口业务,出口对象主要集中在亚太地区——前五名都在亚太地区,而在前十名中,除了第七名的美国和第九名的英国,也都被亚太国家占据着。

不过,CMA的报告也显示,在出口取得了一定程度成功的同时,“过度的政府监管的负担”依然是澳洲保健品企业出口时的一大问题。有报道称,一家保健品企业的登记注册之路太漫长了,而想要得到在一个新环境中进行售卖的许可,同样需要等待很久。虽然澳洲拥有全球最严格的审查程序,以确保保健品的安全,但在保健品大量出口的今天,一些人也在考虑是否应该在简化审批程序,尤其是那些低风险的保健品。

最有保障的“精神安慰”?

澳洲的保健品并非没有异议,一批澳洲学者就提出保健品最多能带来 “精神安慰”,而没有证据证明其对某些病症真实有效。事实上,保健品行业曾在2010年出现过危机:澳洲卫生与老年人事务部在对保健品进行评估后发现,90%有违规情况,比如一些标签有误导消费者之嫌。这份报告称,一些保健品缺乏有力的证据,以证明它们的确有自己声明的那些效果。

保健品制造商在澳洲药物管理局登记注册之前,虽然被要求要保证产品的质量、安全及功效,但并没有要求其必须在包装上做出声明,所以对于保健品,很多消费者根本不知道它们的功效有多少。当好莱坞明星“领头”为一些保健品做宣传后,注重健康的澳洲人开始相信,保健品可以给他们带来益处。比如澳洲保健品市场上的几大巨头,包括长期的行业领袖Blackmores、PharmaCare及Swisse都在做广告上下足了功夫。

不过,这些争议声好像并没有对澳洲保健品的“信用”产生多大影响,其出口额只升不降。有分析称,这是因为“澳洲保健品最有保障”的说法已经深入人心——

澳洲有100%纯天然的原料;生物和药物技术处于世界前列,迄今为止,澳洲已经获得了12次诺贝尔奖,其中10次都是生物和药物奖;澳洲还有世界上最严格的药物监督制度,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把保健品列为食品的较为宽松的管理不同,澳洲药物管理局率先把保健品作为药品通过立法进行严格的管制。药物管理局对保健品从原料的采购、检验、生产工艺和过程、到成品的包装和检验等各个环节均按照药品的要求制定了明确的规范,这使得澳洲生产的保健品和其他药物一样,其配方也要经过反复的实验室试验和临床试验之后才被推向市场。

代购乱象:“出名的代价”

随着人们对澳洲保健品的青睐,其在“享誉全球”的同时也开始乱象丛生。

有报道称,越来越多的海外人群,尤其是中国人开始大量选购澳洲保健品,而购买渠道主要是“代购”。于是,澳洲保健品代购业开始风生水起,有媒体甚至表示“澳洲华人几乎要达到全民代购的地步了”。售卖保健品的澳洲分销商、药房、礼品店及个人代购都因庞大的中国市场,忙得不亦乐乎;而身在中国的代购们也找到了一条致富之路——在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媒体上“推销”产品,在热销产品上频频涨价,从中赚了一大笔。

不过,有报道称,现在微信朋友圈内一手代购并不多,大部分是代理,所以很有可能卖家自己也不确定产品的货源和质量是否真的有保证。

巨大的利益驱使下,一些商家甚至开始研究怎么制造“假货”,去年12月,澳媒爆出有人在网络上“高价收购”澳洲保健品牌Swisse的空瓶,然后添加假的药物,以相对便宜的价格卖给消费者。

曾有过报道,如今在澳洲做代购的人有很多,这也给澳洲的经济带来了好处。于是,澳洲除对奶粉进行过一段时间的限购外,并没有出台相关政策进行限制。所以,代购圈中的涨价、造假有时候也可以被看做是澳洲保健品“出名的代价”。

分享此文到:

留言咨询
如果您有任何关于签证,移民,或者投资的问题,请在下方的留言框中给我们留言,我们的专业移民代理会尽快的为您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