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必看丨11个澳洲老移民吐露心声,看看能否找到你的共鸣?

2016年2月5日 作者:Melody M

不管对于谁来说,移民都是一个影响一生的决定。而来到新国度后,如何适应新生活,更是困扰着一批又一批移民。

下面来看看11位著名的澳洲老移民初来澳洲时的感受,看看能否找到你的共鸣:

HARRY TRIGUBOFF
现年84岁,房地产开发商
14岁那年,他同哥哥Joseph一起从中国来到澳洲。他们的父母在中国居住了多年,后来搬去了以色列。
“当哥哥和我抵达悉尼国际机场后,我们必须找个旅馆住下。有人告诉我们,酒吧也是一个旅馆,我们可以在楼上住。我从未意识到事情也可以这样。这对我们来说是新鲜的。
我记得去Katoomba看 ‘三姐妹峰(Three Sisters)’。我们在中国也去过一些山,但依旧被蓝山的气魄所震撼。我在邦迪海滩上看到了很多白人,他们在阳光下呈现出了褐色皮肤。我无法现象:里面居然没有中国人。”
CARLA ZAMPATTI
现年74岁,时装设计师
9岁那年从意大利与母亲和兄弟一起坐船来到西澳的Fremantle。他的父亲当时在金矿小镇Bullfinch上工作。
“我离开了意大利北部一片郁郁葱葱的山谷,来到了红土覆盖的平坦小镇Bullfinch。我第一次亲眼目睹了飞扬的沙尘暴。如果它冲着你来,最好赶紧拔腿就跑,不然就会被红色尘土覆盖全身。
我读书的那个学校,只有五名年龄各异的学生,我是里面唯一的外国人。当时的这种反差非常强烈,不过我感到兴奋和充满冒险感。我喜爱澳洲的开放性,并在短短一个月后,就有了家的感觉。”
PIERO GESUALDI
现年69岁,设计师
在七岁那年和母亲及姐姐一起从意大利坐船来到澳洲,与已经在这里工作的父亲团圆。

“我记得曾经居住过的墨尔本North Fitzroy附近的每一个酒吧。我所有澳洲小伙伴的父亲们都会上那里喝酒,不过我父亲很少去酒吧。记得在6点宵禁的那会儿,我和一群澳洲孩子们一起去酒吧,把他们的父亲接回家。他们几乎每晚都喝得烂醉。因为大家无法发清楚我的名字,他们索性都叫我 ‘彼得’。

逐渐的,我也想要成为一名澳洲人,并为自己身上的意大利文化感到羞愧。每个澳洲人都吃那种涂着成千上百层花生酱或奶酪的三明治,而我的三明治里面却夹着香肠。

直到19岁那年,我才真正接受了澳大利亚的方式。在大学修读建筑学期间,我发现了意大利精神中坚的美丽,并从此对自己的名字有了更多的自信。”

PETTIFLEUR BERENGER
现年52岁,房地产开发商
19岁那年,从斯里兰卡来到澳洲一些远房亲戚的身边
“孩提时代,我经常观看‘The Sullivans’的电视节目,梦想着自己能够成为一名骑着大马的澳洲人。
我喜欢这里的生活方式。那个节目里的一切内容,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新的生活。我在凌晨5点降落在了墨尔本机场,在瑟瑟严寒里,只穿了一件化纤衣服。我记得,那时的机场看上去十分干净,有着整洁的草坪-- 跟斯里兰卡有着天壤之别。”
AKIRA ISOGAWA
现年52岁,时装设计师
21岁那年从日本拿着工作假期签证来到澳洲。

“在悉尼,我立刻发现了自由。我是一名大学生,再也没有家里面那种束手束脚的感觉了。在上世纪80年代,从日本来澳洲并非常见,但日本政府却鼓励年轻人出去探索世界。

我在悉尼发现了各种颜色:绿色,黄色和橙色。这座城市不会让人感到紧张,它非常安全。这个地方的确很适合我。”

REBECCA GIBNEY
现年52岁,演员
19岁那年从新西兰来澳洲度假,并找到了儿童电视节目的一份工作。她原本只打算待六个月,却最终在澳洲安了家。

“我清楚记得墨尔本Richmond区Victoria Street上的亚洲美食气味--越南的和日本的。因为来自惠灵顿,我之前从未尝试过不同的食物。这是文化多样性的气味,这向我展现了澳洲是怎样一个大熔炉,欢迎来自五湖四海的人。

澳洲的地貌也是巨大且惊人的。我在看到乌鲁鲁时,惊呼‘哇哇哇’,并立即能够感受到原住民的精神能量。”

MATHIAS CORMANN
现年46岁,财政部长
1994年首次从比利时来到珀斯看望他当时的女朋友。两人是同在英国读书时候认识的。1996年,他开始在澳洲永久定居。
“我记得自己第一趟的飞行,是从布鲁塞尔到新加坡的16小时航程,外加之后继续飞往珀斯的5小时。它感觉非常漫长
作为一个在比利时长大的孩子,我们经常会驱车200公里去海边度假,感觉非常遥远。而在澳洲,200公里仅仅是从珀斯到Bunbury的距离。现在我经常旅行,再也不会在意旅行距离和时间了。作为一名澳洲人,你慢慢就适应了。”
COLIN FASSNIDGE
现年43岁,厨师

26岁时从爱尔兰来到澳洲,获得担保在悉尼一家餐馆打工。

“我在2000年奥运会开幕之前来到悉尼,发现这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地方。在英国,餐饮业以法国口味为主导。然而,悉尼的餐饮却融合了日本、意大利和中国的各种元素。

在当时,这种现象在英格兰是不存在的。悉尼是各种人和技巧的大熔炉。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大开眼界。我无法想象早上还赶去上班、下午却能奔向海滩的生活。澳大利亚人总能为生活腾出空闲时间来,这非常了不起。”

TARA MOSS
现年43岁,作家
22岁时以国际模特身份,从加拿大来到悉尼。

“我是在澳大利亚国庆日当天抵达悉尼的。之前,我以模特身份在纽约、马德里、汉堡、米兰和伦敦旅行和生活了七年时间。

我记得下飞机后,提着我的行李箱直奔邦迪海滩,那里简直太有名了。那晚,我住在一个小小的旅馆房间里,屡次被海浪声吵醒。

在此之前,我对澳大利亚的大多数印象,都来自于好莱坞电影、或乌鲁鲁与邦迪海滩的照片。就像90年代的许多国际游客一样,我梦想着看到袋鼠和鳄鱼邓迪。我从未想过会在这里扎根。

2002年,当我宣誓成为一名澳大利亚公民时,那是我人生中最为骄傲的时刻。”

POH LING YEOW
现年43岁,厨师兼艺术家
她是在9岁那年同家人一起,从马来西亚来到澳洲。

“我从不觉得自己真正属于吉隆坡。我是一名可怕的学生,总觉得自己未来的归属在另一个地方。直到我们降落在阿德莱德的那一刻,我才真正感到了巨大的解脱。我迅速爱上了这里的几乎一切:路牌、桉树香味、小鸟和喜鹊的啁啾声。而且,我似乎与生俱来的就着迷于澳洲特有的蔬菜酱(Vegemite)。”
ALIIR ALIIR
现年22岁,澳式足球悉尼天鹅队的球员
出生于肯尼亚的一个难民营,父母为苏丹人。9岁时随母亲和兄弟姐妹来到澳洲。

“来此之前,我都没听说过澳大利亚这个国家。我和其他九岁孩子并无太大区别,只是特别喜欢参加体育运动。我当时并不知道自己身处的非洲政治环境。我们只是喜欢在外面打球。我记得到达悉尼的第一感觉:这里简直太大了。对我来说当时最难的事情是学习语言--我很难同其他小朋友交流。我想要迅速融入大家,而踢球是一个交朋友的好办法。”

来源:auliving

 

推荐阅读
新移民必看丨在澳洲遇到困难除了找警察,还能找谁求助?新移民必看丨如何利用Medicare医保卡最大程度地节省医疗费用?新移民必看丨带着年幼子女移民不用怕,从托儿到就读小学一条龙服务!新移民必看丨在澳洲结婚需要走什么流程?新移民必看丨遇到各种突发事件(自然或非自然)如何迅速获得帮助?新移民必看丨澳洲的地方政府服务都有哪些?新移民必看丨澳洲地广人稀,出门没车咋办?

- 新移民必看丨你在澳洲可能遇到的住房问题都能在这里找到答案!

- 新移民必看丨手把手教你申请“澳洲社会服务局”的福利!

– 新移民必看丨迎财神?不懂在澳洲理财你还怎么招财进宝?

– 新移民必看丨澳洲牛肉如此闻名,可是你真的懂吗?

分享此文到:

留言咨询
如果您有任何关于签证,移民,或者投资的问题,请在下方的留言框中给我们留言,我们的专业移民代理会尽快的为您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