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真是一个“幸运之邦”吗?

2015年3月17日 作者:Melody M

众所周知,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连续三年将澳大利亚评为最幸福的国家。澳大利亚在住房、收入、工作、社区、教育、环境、政府管理、健康、生活满意度、安全和工作&生活平衡度等11个方面全部名列世界发达国家前列。澳大利亚拥有强大的经济基础,并已连续21年实现经济持续增长,在发达国家中一枝独秀。

因此,许多人认为澳大利亚是一个靠自然资源吃饭的”幸运之邦”。回顾历史,澳大利亚经济发展有一定幸运成分,如土地辽阔、自然资源极为丰富、基本没有社会动荡等,但为世人所不知的是,澳大利亚政府及人民在“保卫”这份幸福生活的过程中,也付出了许多艰辛的努力。

同时,历届政府的经济改革也极为重要,这些改革增强了澳大利亚经济抵抗外部冲击的能力,拥有较强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成为澳大利亚繁荣与幸福的基石。

首先通过降低和消除关税壁垒,使企业在全球层面上参与竞争。

二十世纪70年代之前,澳大利亚经济的支柱仍然是第一产业和矿业,关税一直呈螺旋式上升趋势,在工业国家中处于最高水平。惠特拉姆政府(工党,1962~1975)首开自由贸易政策的先河,将工业品关税全面降低25%,改变此前保护主义的做法。

不过,受当时国际经济形势不佳等因素影响,降低关税使澳大利亚贸易从顺差转为逆差、失业率上升。

到二十世纪80年代霍克政府(工党,1983~1991)执政时期,降低并最终取消关税才成为澳大利亚政治经济政策的基础内容之一。此后,澳大利亚于1995年和2006年分别对关税政策进行调整,目前关税水平较低,大致在0~5%之间。

其次实现澳元汇率自由浮动,减少外部冲击,刺激经济增长。

1983年12月,霍克政府取消了澳元盯住一揽子货币的浮动汇率,实行完全自由浮动,从此取消所有外汇管制。

目前澳元已成为国际金融市场重要的硬通货和投资工具之一,于2010年正式取代瑞士法郎成为全球第5大流通货币。自由浮动的汇率成为经济的”减震器”,通过在艰难时期使出口价格更有利来刺激经济增长。

“价格与收入”协议的实施,使得高通胀、高失业率的”滞胀”困境得到了摆脱。”价格与收入”协议由澳洲总工会(ACTU)与霍克政府于1983年达成,工会方面承诺限制薪资要求,政府则承诺遏制通货膨胀,双方就工资增长幅度达成妥协,希望在降低通胀的同时不降低民众生活水平。

该协议对稳定物价、缓和劳资关系、降低失业率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但也招来了争议和批评,于1996年被推崇自由市场的霍华德政府(自由党,1996~2007)废止。

在养老保障方面,实施超级年金计划,提高储蓄水平。超级年金计划可以看作是由政府发起、私营企业管理、为退休人员提供长期收入支持的养老金体系。

该政策由基廷政府(工党,1991~1996)推出,强制要求雇主在盈利情况下必须为所有雇员的最低养老金缴费,目前为9%,预定从2013年至2020年间将逐步增加到12%。

所有缴费(包括雇主和个人缴费)及其增值部分都必须进行积累,只有在雇员退休、死亡或残疾时才能支取。该计划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为企业、政府和银行提供了大量急需的资金。

同时,商品与劳务税(GST)的实施,有效地减轻了企业的负担。霍华德政府(自由党,1996~2007)于2000年废止销售税及其他一些较为狭窄的税种,以GST取代。GST与其他国家的增值税较为相似,计税依据为货物或劳务实现的销售收入,税率为10%.

此外实现联邦政府财政盈余,扩大了社会福利空间。

霍华德政府执政期间曾实现财政盈余,虽然只是偶然的,但为后来者定下了一个标杆。

2012~2013财年吉拉德政府(工党,2010~2013)取得15亿澳元的预算盈余,虽与预期目标相距甚远,但相比上一年度444亿澳元的赤字是一大进步。

这是半个世纪以来澳联邦政府最大的财政状况扭转,也是工党累计执政23年来第一次实现预算盈余。

为实现盈余,政府采取了裁减公务员、减少政府开支、削减国防预算等措施。财政盈余有利于增加福利,也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增加了澳本国经济发展的缓冲空间。

其他措施还包括加强吸收移民以增加劳动力并拓宽眼界、放松对金融领域的管制等等。丰富的矿藏、发展中的亚洲(特别是中国)对能源和原材料的强劲需求,也帮助支撑着澳大利亚经济继续繁荣。

分享此文到:

留言咨询
如果您有任何关于签证,移民,或者投资的问题,请在下方的留言框中给我们留言,我们的专业移民代理会尽快的为您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