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律师行工作日记连载二:等待(原创)

2009年10月29日 作者:Melody M

等待三年半过去了,翻看我的影集时,看到那一组特别大尺寸的休闲照片,总让我想起那个女孩的大大的眼睛,白皙的鹅蛋脸。总想起她迈入我办公室的刹那间,我被她的坦率与超出同龄人阅历的言语所感慨。十分钟的交流,在我眼里,她俨然是与我的艺术审美观有着相似理论的同类人。我们对于艺术的谈论很和谐。然而,我无法相信这么一个有天赋,有思想的十八岁的女孩竟然会遭到学校的开除,她因此而陷入生活的窘境。她还有28天时间去与移民官解释并希望能继续留在澳洲上学。

我倾听了她的故事,她的谈话思维是跳跃着前进的,但我依然能捕捉并推理事实的进展情况。我觉得她的问题是有希望的,但缺乏很强有力的证据。我把我的思路与她讲了,她说她远在南澳的同学可以给她作证明。我看着她的眼睛,那晶莹透亮的眼睛告诉我,我应该相信她所说的话。我把我的想法与解决问题的思路记录在我的笔记本上,然后笑着对她说,那就快去取证吧。

她显然很感激我的直言建议,我看了一下手表,时间已经超过了一个小时,我们竟然谈了一个小时。她很紧张地问,是否得按时间算咨询费用呀?我笑了,回答道:平常是的,但既然你是一个有难的学生,而且与我一起谈了些艺术观点,就当是我代她向公司支付吧。如果等她取证回来,我们再慢慢说。总之, 先把事情办好,然后再说钱的事情。

我站起来送她去门口,当我快关门的时候,她猛然地回头,她此时的眼睛中含着一种求助的期望,她表白:我咨询了好几家公司了,但没有获得那么详细的建议,每家公司都问她先收钱,先签合同,再拖时间,她觉得我的建议是有希望的。她想去取证但她当天没有任何钱去买飞机票;因为妈妈的汇款晚到一周,她说她会在一周内把钱还给我。我明白她是在向我借钱。我看着她的眼睛,那双眼睛让我无法拒绝她的求助。

我钱包里只有一千五百澳元现金,我没有多想,便借给了她。她很懂事,主动让我收下她的借条。但她没有固定的家庭地址可以留给我,因为她没有家可以回,刚刚搬离原来的房子,而现在的签证没定,又不可以去租房子,她的手机也在前天晚上丢了。我想了一下我的处境,等于是我把钱借给她,但我是被动等她来还的。不知道为何种原因,我还是坚信我对她的判断是正确的。我觉得她花样的年龄遭到这样的挫折,没有钱在手上,万一走错了路,我应该内疚一辈子。我马上说,没关系,我相信你会于一周内回来找我的。

她走了快一周了,没有电话过来,也盼不到她的身影出现在我的办公室。我问我自己,难道我真的被比我年轻的小妹妹给蒙了一下?我还是法律顾问呢。我自我嘲笑自己。但我还是不相信这会是真的。在第九天的早上,我收到了她的电话,她向我解释钱会在下一周内由她自己送回办公室。她在南澳的朋友有些困难,她得多呆几天。我说,没关系,我等你。

那个寒冷的冬天的下午,快下班时分,她带着一顶漂亮的帽子来到了我的办公室,她说想请我喝咖啡。在咖啡厅,她把钱如数还给了我,我说,那我们快点为后天的面试作准备吧。她说,她不能再继续留在澳洲了,因为爸爸妈妈要离婚了,妈妈目前特别需要她。所以,她想自己回去香港陪妈妈最好。而且,她的男友在香港工作,她也很想念他。 她说她很喜欢妈妈的职业,自由摄影师,并且拥有自己的广告公司;虽然很小的公司,但做的是喜欢干的工作。我终于明白了她为何拥有那么多的艺术气质。我觉得我的任何劝说都是多余的,我祝愿她每天快乐地生活,学习与工作。并希望她早日实现自己的梦想,成为一个成功的广告人。

在阳光明媚的一个周日的下午,我们去海边取景,我成了她的摄影模特。我很喜欢那张取名为“等待”的照片。我站在一个铁锚旁,眺望着远处的页页帆船,碧蓝的大海,蔚蓝的天空,我的长发在风中飘得很乱,我看着远方,仿佛在等待看到拥有梦想的年轻人的未来。我喜欢那恬静的神情,我喜欢我的摄影师给我留下了这美丽的一面。

                                              [撰稿人: 燕子   montic.com.au ]本网站独家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此文到:

留言咨询
如果您有任何关于签证,移民,或者投资的问题,请在下方的留言框中给我们留言,我们的专业移民代理会尽快的为您解答。